不过Ho

双金……我的自述

十八岁的时候
我的世界拥挤而又浩大
只是没有光
你已“光”的名义到来
散漫着曜眼的金发
于是便再也没有那些吵杂的影子了
夜空下
背影与你相对
设定:
金:
前身为黑龙王“尼德霍格”,有唯一的弟弟“洛基” 而今是一名先天性心脏病患者,有唯一的姐姐秋,青梅竹马的格瑞,父母下落不明
黑金:
是洛基的另一种形态,亿万年前对哥哥由爱生恨 现已小魔鬼的身份与金签订契约,契约结束后,黑金将吃掉金,与之共存。拥有来自上古的能力外挂,游戏中的金手指。
备注:黑龙王尼德霍格与白龙王洛基乃天神,是一对双胞胎兄弟,只有其中一个吃掉另一个,他们才能带领龙族成为世界的霸主,逃脱灭族的命运。最近后的选择是…
在《冰海残卷》记载了这一段:据说洛基意图篡夺,,最终被黑龙王震压。同时警告其他亲王,将白王钉在冰柱上,燃其骨,将冰冻的骨渣倒入冰海,神形具灭……
   “哥哥,你真自私,所有的痛都让我一个人承受呢……”
   “你终于来了……我亲爱的哥哥,嘻嘻”
   “哥……好痛,全身上下都好痛……”
   “哥,哥,你在哪儿………我一个人好怕,哥,快来啊”
   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漆黑沉默。 空荡的灵魂无妄的徘徊着……
    为什么?
     为什么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哥?
    我恨你!我一定要你尝尝这样的滋味,全世界只剩下你的滋味!!
     哈……呵……呜呜……
     孩子咬牙切齿的话变成了默哀的哭泣,隐没于无尽的黑暗中……

    “啊啊啊!”金发少年倏地从床上坐起,额头上布满冷汗。又是那个声音,带着浓浓怨恨的哭腔,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充满幼稚的语气。不知为何,每次听到这个声音总觉得分外伤感,还伴随着一种没由来的悸动,那是来自心脏的一种沉闷的跳动。这种跳动很特别,像是将平时的心跳声扩大了好几倍,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变得压抑,还差点儿呼吸不过来。[可能最近这几次病又犯了,该去检查一下了]金心里嘀咕着。
      金有先天性心脏病,瓣膜发育不全,导致呼吸功能比其他人略差一些,所以皮肤总带着一种病态的白。还有的就是这个稀奇古怪的梦,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循环的一个梦,每次梦到同样的影子,听到同样的呼唤,这让金无法怀疑这个梦的真实性。梦中病娇白色发的男孩,看不清他的面容,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一双赤焰色的竖瞳里带着来自久远的“过去”的冷寂哀悼。
     [梦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了呢,总觉得离‘他’的‘真面目’更近了呢(金对梦中影子的称呼)]金嘟囔着。为什么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期待呢,好奇怪哦。[算了算了,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呢]。金覆手摸了摸胸前的挂坠,带着金属特有的沁凉和硬质感。这是由四个大小相等,方向相对的金色箭头拼接而成。金紧紧攥住“矢量箭头”,坚定地望向窗外遍洒的曦光,天空蓝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金光。
      在某地深处,软糯的声音回荡着,“嘻嘻,我来了!”

新人杀手,星月魔女“凯莉”,笑魇如花的背后隐藏着令三界颤抖的灵魂

“你渴望救赎吗?”
“Spare me!我的主,恶魔的心脏已经开始转动,她将要苏醒,湿婆将跳着业舞,死神将会来临!请带我远离这个肮脏的世界!”
“毁灭即是新生。”
“创世神大人,连您也不愿意救我们吗!”
“玄女的降世,谁也无法阻挡。将他带下去吧。”
“大人,大人……为什么?!其实连你也阻挡不了吧!明知道所有人都会……”
“住口!别在让他说了!”
……那句被隐藏在黑暗中的话无人知晓…

“主,那她怎么办?”
“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封印她。…菩提,距她苏醒还有多少年?”
“差不多只有几十年了。”
“来得还真快啊!不过也足够完成‘塔’了。”
“主,莫非是要……”
“‘世界法则'曾在凹凸星弥留过一座‘祝福与爱之塔’,在最具强制力的规则中,一切都将被束缚。只不过,这座塔是由‘十方神族’分别烙下神印协助‘世界法则’完成的,只能由各族继承人解封。”


这是双生第一次开梗,很短,不知大家觉得怎么样?
这一节只是开序,还没有正式描写。
解释:湿婆业舞:灭世级舞蹈,通常在世界毁灭之际。
          Spare me:救赎
          玄女:意为魔女,在中国古代又为“暗红色的神女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节暗示了凹凸大赛的由来及神使的作用。